亲爱的用户您尚未登录,还不赶紧

浙江某教会历史回溯与现状思考

  • 教会见证 历史回溯 现状思考
作者 :  admin
2020-12-28

问题一:刘阿姨,你好!在您的基督徒人生和事奉生涯中,有没有什么人或事情鼓舞到您?有没有一些特别的事例可以分享?

我还是先介绍一下我们的教会历史吧。我们教会由宣教士曹雅直建立,之后几代我也不是非常清楚,直到L教士和Y教士时期我才有一些记忆和了解。我是“文革”时期开始信主的,是第一代基督徒,师从EC姨(我们教会更老一代的长辈服侍同工),也是从她口中听到L教士和Y教士服侍教会的历史,她就是直接跟在教士身边学习服侍的同工。

他们来往于苍平两地,在南北两港之间撒下了许多福音的种子。当时文革时期,教会被强制关闭,基督徒们聚会都非常的困难。我们那一代都是哪里有聚会就往哪里跑,尤其是一些偏远的小山村里。那时候的热心想起来都非常喜乐。

我就是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,被他们所感动,愿意奉献自己为主做工。看到他们如此辛勤的侍奉,自己也不断被圣道激励,从而走上侍奉的道路。我也退缩过,曾经在我灵性最软弱的时候,也想过不再服侍。当时辞职下岗,没有了生活来源,服侍也是做义工没有工钱,而我又不愿因为工价才去全职,总觉得这样好像变质了,所以我也下海做过生意,可是中间总是有诸多的拦阻以至于没有走经商的道路。

在我绝望之际,有一个主内机构不知道从哪里了解到我的情况,主动提议让我安心服侍,并愿意每个月资助我300元,我非常感恩,这使我更加坚定,相信服侍是上帝给我的呼召。

问题二:您服侍教会到现在有多少年了?在这期间,社会和教会都发生了较多的变化。在您看来,这些变化带来了怎样的挑战?

我从1970年左右开始信主,期间做过一段时间的义工,全职服侍大概是1999年的时候。期间我感受最深的是那一代人对学习的热情和渴望。有段时间,我参加杨ZX老牧师的查经班,当时没有圣经,有几位姊妹每次都用复写纸手抄几份查经笔记供人翻看。我到现在还保存着这些手稿,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宝贵的。

还有就是他们坚定的信仰和喜乐使我惊奇。当时教会被逼迫,有一个聚会处的姊妹被抓起来羞辱,把她剃成阴阳头,按人的本性来说,应该是非常难以接受的。但是,哪怕是如此,她在被惩罚中(打更)却唱着诗歌,聊以慰藉。因着这些见证,我也是越发坚定自己一定能在信仰里被改变,拥有这种属灵的真平安。

随着改革开放,时代变迁,教会逐渐恢复生气,也看到其他的挑战随之而来。从我的话里不难看出,我总是谈到姊妹,却很少看到弟兄的身影。曾经有人戏称我们XM教会是杨门女将(除了一位杨牧师,其他核心同工几乎都是女性)。这是一个大的挑战,教会需要有弟兄兴起。但是很感恩,这几年,我们教会服侍人员有所更新,看到越来越多弟兄站起来,我为此感恩。

另外,随着政策的相对宽容,圣经也不再被禁止,本应该更加珍惜,渴慕上帝的话语。但却相反,曾经的渴慕渐渐失丧,人与人之间关于信仰的对话也越来越少,反而世俗化越来越严重。这里有家庭问题,那里又缺乏见证,发生经济纠纷,教会没有教会的样子,圣洁的印象渐渐淡化。

对比以前和如今,我一直觉得,人的行为是被主的话语所更新,这话是没错的,失去了对主话语的渴慕,人在行为方面的见证就会开始缺失。我们需要重新抓起对上帝话语的渴慕,不单单是为了对抗世俗化,更是为了我们在主面前与他的关系能更进一步,而不是随流失去。

问题三:回溯宣教士牧养XM教会年间,对比如今的侍奉,您认为有何区别?有哪些需要借鉴、效法的点,或需要勉励改进的呢?

首先是开拓(宣教、传福音)。宣教士时期,他们愿意花时间开办培灵聚会,注重牧养。信徒与信徒之间关系非常密切,而且哪怕跋山涉水几公里,也愿意为着福音的缘故进到慕道友的家庭里面,给他们福音的信息,也甘心乐意去关注非信徒的需要。在社会上,令人对基督徒颇为友好,教会人数的增长也极为显著。

其次是教育。当时的宣教士很注重教育,我们教会那个年代也开设学院,设立在教会内部,称基督教学堂,也有许多非信徒慕道友慕名而来学习,并且声名很好,在当地非常有见证。然而“文革”风一刮过来,教会学校没落了,直至如今,没有非信徒再愿意相信什么基督教教育。

所以,效法宣教士在传福音和教育的事上尽心尽力,是我们可以彼此勉励和改进的。我们不仅对内要维护好信徒的圣经根基,在讲台上花功夫,尽量传讲上帝的圣道,而且也应该从福音、文化事宜上去影响身边的社群,好叫基督的名被显扬。鼓励父母负起教育子女的责任,而不是把他们扔给学校,要更多地看到他们在信仰上的需要。

问题四:对于美国大选,我不知道您是否关注,当年宣教士在公共领域方面有什么教导?

当年,L教士和Y教士被迫回国,不能继续在XM宣教。当他们离开中国时,政府要求他们把XM教会的教产上交,他们没有任何的挣扎,原数上交,因为他们始终坚信,金钱、教堂的积累不是上帝最终的心意,福音的种子已经种在这片土地的基督徒心中,这已经完成了上帝给他们的托付。

我不知道这件事能不能回答你的问题,我希望表达的是,基督徒可以参与每一个领域,并且应该尝试积极地参与,但除信仰外的一切事物,财产、权力这些都应该服务于信仰,而不是高于信仰。当这些东西与我们的信仰有抵触时,我们以福音为主,因为我们的国不在地上。

关键词
分类 +More
阅读排行
Facebook